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首页要素
江都:会“说话”的工作笔记本
发布日期:2016-08-04  访问量:

2014年7月的一天下午,天气异常燥热,没有风,空气像凝固了似的,只有知了那让人烦躁的叫声响个不停。我和区纪委三室主任梁明珠正在邵伯镇京杭村委会核查该村2010年以来建设用地增减项目中的问题线索。谈话之余,我随意翻开该村会计王某提供的一个工作笔记本,突然发现一页纸上用黑墨水写着“五星组李某33481元,拆迁补偿款”,底下用铅笔注明“王某付给李某的钱”。

“之前调查时,收条上京杭村五星组李某写的收条好像是4万多元,这里怎么只有33481元呢?”“为什么王某的工作笔记本上用铅笔注明付给李某的钱呢?”……一连串的疑问在我的脑子里不断浮现。

于是,我带着疑问向在场的王某进行了解,但王某的支支吾吾和略带紧张的表情更增加了我的疑惑。当天下午,我们再次对该村建设用地增减项目相关票据进行核查,李某写的“关于房屋拆迁补偿款收条”金额是47481元,镇财政所转入该村的银行流水账也是47481元,账单相符,看上去一点问题都没有。

“如果李某真的收到47481元补偿款,那王某为什么还要在工作笔记本中注明付给李某的是33481元呢?”“1.4万元究竟到哪儿去了?”“是不是有什么猫腻呢?”随即,我们对王某进行询问,讲清政策、讲清利害,内心本来就已紧张的王某此时吞吞吐吐:“是京杭村党支部书记朱某交待她的,说李某的房屋拆迁补偿款到了,让我到邵伯镇村建办找邹某把钱从银行取出来,给邹某1.4万元,其余的给李某,我怕自己忘了,就在工作笔记本上记了下来。”

“有问题,肯定有问题……”随后,我们就此事与京杭村党支部书记朱某进行核实,在强大的心理攻势和政策宣讲下,朱某脸颊上汗珠一点一点往下滴,只顾不停地抽烟。经过近1个小时的交锋,朱某承认是自己安排会计王某这样做的,并交待了邹某在2010年联系该村时,跟他说镇村建办要从土地增减挂钩补偿款中收取1.4万元管理费用,就让评估公司高评了五保户李某1.4万元补偿款的事实。

此时,调查工作有了实质性进展,我和梁明珠主任都为之一振。“要想再有实质性突破,必须从邹某负责的其他村土地增减挂钩项目着手,趁热打铁、乘胜追击,肯定能挖出背后的问题”。匆匆吃完晚饭,我们理了理下一步思路,决定兵分两路,一路直接跟邹某谈话,一路继续核查邹某2010年负责新建村土地增减挂钩项目有关情况和其他相关当事人。

“没有的事,不可能,我记不清了,不清楚……”邹某不断重复着这句话,就这样僵持了2个多小时,毫无进展,但此时的邹某已经坐立不安、焦急烦躁,好像预感到什么似的。这时,另一组传来消息,邹某在2010年负责新建村土地增减挂钩项目时,向新建村党支部书记崔某谎称镇村建办有2万多元费用需要在补偿款里支一下,崔某安排村会计仇某从她本人银行卡中取了1.93万元给邹某,另外崔某在2011春节时还交给邹某一个装了2000元现金的信封。

当铁证放在邹某面前时,原先表面强硬的邹某心理防线一下子崩溃了,不得不交待2010年至2011年负责村土地增减挂钩项目期间,虚增京杭村拆迁户李某房屋补偿1.4万元和收受新建村党支部书记崔某2.13万元的违纪违法事实。最终,我们以邹某涉嫌贪污受贿等违法问题将其移送司法机关处理。

此案过去两年了,但那本会“说话”的工作笔记本时常提醒我,执纪审查过程中,一点细节都不能轻易放过,只要及时捕捉疑点、发现问题,抓住线索、善于分析,认真研判、细致调查,就很可能使陷入僵局的审查工作“柳暗花明又一村”,迎来转机,找到突破口。

(中国纪检监察报  作者韩钊单位:江苏省扬州市江都区纪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