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首页要素
季建业忏悔:交朋友要慎重有底线本想当个清官
发布日期:2015-04-09  访问量:

忏悔:本来想踏实做人,当一个清官

4月7日,烟台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宣判原南京市市长季建业受贿罪名成立,判处有期徒刑15年。法庭宣判之后,季建业本人接受了本台记者的独家采访,这是十八大后落马高官首次接受媒体专访,忏悔贪腐心路。在专访中,季建业讲述了自己的第一次受贿、自己的贪欲如何膨胀,最后又是如何一步步滑入贪腐泥沼的经历与教训。回想起来,季建业为官的初心却是要当一名清官,然而在贪欲面前,这一切又是如此脆弱。

首次受贿:5万块是好朋友送的

季建业,1975年开始从政,从江苏省沙州县委宣传部一名普通工作人员起步,38年时间内,历任江苏省苏州市吴县县委副书记,昆山市市长、市委书记,扬州市市长、市委书记,南京市市委副书记、市长。

季建业受贿金额1132万元,他的第一次受贿是在什么时候?据他自己说,那还是发生在1999年的事情,当时他担任昆山市市长。他为一家石雕艺术公司的老板何建青承揽昆山市市政建设工程提供便利,当年年底季建业在其苏州市的家中收到何建青给予的人民币五万元受贿款。

当时为什么要收这个钱?季建业说,因为当时搬家,何建青就趁这个机会过来给了一包东西放在桌子下,然后就离开了。季建业没有送回去,而是让家人收起来。之所以这么做,季建业觉得自己和何建青是朋友,而且还是多年的好朋友,自己搬家,作为朋友送一点钱就当成了礼金,因此就没想要送回去。这就是第一受贿,受了好朋友的贿,不知不觉就突破了底线。

任职扬州:很多赃款都是打招呼的“回报”

2001年7月季建业从昆山调任扬州,先后任代市长、市长、市委书记,如果说昆山是季建业权钱交易的开始,任职扬州期间则是集中高发期,值得关注的是,检察机关指控季建业涉嫌受贿罪的7项事实中,其中有5项都发生在扬州,而这5项事实全部与房地产开发、土地竞拍、设备供应、装修改造相关。梳理季建业受贿财物的来源,可以发现在季建业总计1132万元的受贿财物中,有1120多万元都是在2001年调任扬州之后受贿所得,占季建业受贿财物总额的99%。

根据季建业自己的讲述,当时还是为一些朋友招揽工程打招呼,为他们介绍生意,受人请托拿下一个工程,往往只需要一个招呼,一个电话。难道就没有顾忌吗?季建业的回答是当时就觉得是为朋友办事,还真没有顾忌。现在想来,季建业坦诚作为领导干部跟别人打招呼应该慎重,应该慎之又慎,领导干部不同于普通人。

心态变化:在与旁人对照时产生攀比心理

在扬州期间敛财这么任性,是不是因为心态上有变化?面对记者,季建业坦诚自己确实放松了对自己的要求。主政扬州8年,季建业力推了多项城市改造工程,从官场到商场,接触的人也越来越多,在与身边一些人的比较对照过程中,季建业萌生了攀比之心。

首先是房子,季建业一开始住的是一套1997年房改的房子,面积是100多平米,但周围的人房子换了一套又一套,心理无法平衡。不过,季建业虽然贪欲膨胀,但在收受贿赂时还是留了点小聪明。1132万元受贿财物中,本人经手收取的现金或购物卡不到30万元,有900多万元的受贿钱款始终放在行贿人手里,不在自己的名下。

为什么要这么做?季建业觉得这样保险。但这真的保险吗?事实证明,受贿没有安全保险可言,法律也没有漏洞缝隙可钻。4月7日,烟台市中级人民法院在一审宣判中,依法认定了这些钱为季建业的受贿所得,尽管不在的名下,其行为也属于受贿既遂。

朋友圈:二十多年交情下的“非典型受贿”

作为手握权力的官员,季建业面对着诸多诱惑。然而在诱惑面前,季建业并非见钱眼开、来者不拒;每次受人请托,也不是拿人钱财、替人办事或者一把一结、事成兑现。季建业的受贿模式被称为“非典型受贿”,被指控的权钱交易行为几乎都发生在一个固定的朋友圈里。起诉书中指控的七项事实涉及七个行贿人,记者求证后发现,这七名行贿人中有五人与季建业都有超过20年的交情,其中有三人曾经是季建业的下属旧部。

这个让季建业走上歧途的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朋友圈?对此,他的说法是:“就是普通朋友,就是我们一起干事一起创业的,最开始的时候就是朋友之交和上下级的关系。”然而正是为了这些朋友,季建业一次次用自己手中的权力打招呼为他们牟利,也正是他最信赖的朋友最终成为了他落马的绊马索。

现在想起来,季建业觉得主要受到了感情因素的影响,突破了法律法规的底线。他总结出来血的教训就是,交朋友一定要慎重,一定要有底线,不能什么朋友都交,在朋友交往中一定讲究底线和防线。在交朋友中一定要把原则分开,朋友就是朋友,朋友不能乱交。

家人:长期两地分居 对妻子女儿失去管束

除了朋友还有家人。在季建业七项受贿事实当中,有三项都有家人参与,涉及到他的妻子、女儿和哥哥,总计1132万受贿钱物中有910万元钱款都是由他的妻子经手的,利益输送的途径是合办公司分红和股票变现谋利。2004年季建业昔日的下属朱天晓成立了先创公司,邀请季建业的妻子入股10%,按照500万注册资金入股10%应交50万元本金,但这些钱最终全部由朱天晓代为出资。

至于外界比较熟悉的天价墓地问题,这也是季建业的妻子要求买的。2010年6月,季建业以低于市场价50多万元的优惠从老部下张学仁的手中买了一块153平方米的墓地。2012年朱天晓得知季建业的女儿想要买车,在季建业妻子的暗示下,朱天晓送给了季建业女儿一辆价值23万元的道奇汽车,名义上是借用。2007年,季建业看中了朱天晓开发的一套别墅,朱天晓以低于市场价格54万元的优惠将这套别墅卖给了季建业的哥哥季建平,这三笔交易款项都被依法认定为季建业受贿所得。

谈到对家人管束不严,季建业称自己和家人长期分居两地,一些朋友正好利用了这个软肋,对自己的家人发起进攻。

忏悔:本来想踏实做人,当一个清官

作为领导干部,季建业也知道并学习过很多贪腐的案例,难道就没有触动吗?对此,季建业坦诚,的确是有触动,但是触动之余没有很好的去对照自己,没有很好地去反思自己。

面对判决,季建业认罪。其实季建业出身贫寒,他一直想勤勤恳恳、踏踏实实做人,做一个清官。但贪欲让他突破了党性党纪这条底线,一箭穿心,才走上了贪腐的不归路。季建业的教训和很多贪官一样,那就是要戒贪,慎交友、管束家人,最终一点就是底线意识,党纪国法的红线就是高压线,绝不能突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