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警钟长鸣
一条举报线索挖出汤汪腐败窝案
发布日期:  2015-03-02  访问量:      转发

汤汪乡位于扬州东南部,东依京杭大运河,西临古运河,总面积10多平方公里,常住人口两万多人。然而,这样一个普通的乡镇,因为一个神秘举报,发生了“地震”。

2013年起,广陵区检察院从一条举报线索入手,层层深挖,在汤汪乡挖出一个涉及拆迁领域的职务犯罪窝案。截至今年年初,该院共在汤汪乡查处受贿案件5件5人,贪污案件1件1人,行贿案件4件4人。目前,已有8人被判刑,另外两人案件已分别进入审查起诉、起诉阶段。

是什么让这些人民公仆沦为蛀虫?他们私下进行着怎样的“交易”?检察机关是如何顺藤摸瓜,一举侦破“汤汪窝案”的?本期读案,为您讲述。

第一回  经营不善厂房闲置  拆迁引发权钱交易

张元(化名)今年60出头,是扬州一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公司厂房位于汤汪乡。起初,这家公司从事的业务与医疗器材相关,但后来因经营不善,开始“挂羊头卖狗肉”——打着公司的幌子帮人代开发票,从中赚取手续费。2010年,张元因此受过相关处罚。

幌子被拆穿,代开发票的业务不敢再做,原来的业务早已荒废,公司将何去何从,张元一时间没了头绪,只好先把公司闲置起来。直到2011年下半年,一则公告,让张元靠公司发财的念头复燃了。

这是一个拆迁公告,大致内容是,张元公司厂房所在的土地面临拆迁。张元看罢,喜忧参半——喜的是,闲置的厂房总算能生钱了;忧的则是,如何才能多获得一些拆迁补偿款。

但是,这一半的忧很快被一股惊喜冲淡。在了解相关拆迁政策时,张元了解到,费某在该拆迁项目中担任现场指挥部副总指挥、拆迁工作组组长等职务,顿时喜出望外。因为,时任汤汪乡副乡长兼连运村党总支书记的费某,是自己的老熟人——两人早在10多年前就认识,那时费某在广陵某村任支部书记,张元和费某的父亲是朋友,因此和费某也很熟悉。

想到有这层关系,张元轻松不少,赶紧去找费某打招呼,请他“照顾一下”。对此,费某未置可否。此后,张元一连找了他两三次,得到的答复都是“尽量照顾”。这下,张元心里没底儿了。

不久,评估公司的工作人员前来对张元的厂房等资产进行评估,张元的厂房面积共计2700平方米左右,按照相关政策,每平方米最多只能补偿1900元。对此,张元不同意,在谈判期间,他要求每平方米赔偿2300元左右。

由于相差悬殊,双方没谈拢。回到家后,张元开始寻思:自家厂房的摊子这么大,不送礼估计办不成事,送少了不行,送多了自己一时也拿不出,算来算去,张元决定送20万元,以表心意。

随后,张元凑了20万元现金,打电话约费某见面。当晚,两人在费某的汽车上见面。简单闲聊后,张元再次提及拆迁的事情,请费某照顾,并把20万元现金放在了费某的副驾驶上后,驾车离去。

和张元的想法一致的是,果然“礼到事成”。送礼半个月后,张元的厂房被按照每平方米2000多元的标准进行补偿,张元共获得了560多万元的拆迁补偿款。虽然和自己最初的要求略有差距,但已经高出了政策规定的标准,张元满心欢喜。

第二回  欲壑难填再索补偿  风闻被查急吐贿赂

张元拿到了补偿款,费某得到了辛苦费,本来这场“双赢”的交易到此就结束了。但没想到,半路杀出个程咬金,坏了这桩“好买卖”:

张元签过拆迁协议,领到了拆迁补偿款,还没高兴几天,就听时任汤汪乡人大副主席的张某某说起,“你吃亏了!这事儿如果交给我来办,肯定不止这这个数,起码可以再多拿到四五十万元。”

张元本以为自己赚了一笔,一听这话,顿时觉得亏了,心里愈发不是滋味。几天后,张元按捺不住心中的不平衡,开始找费某抱怨。

起初,费某没太当回事,劝他不要听信外面人瞎说。可张元并不买账,既然送出去的好处费不能再要回来,他就催着费某想办法再帮自己弄些拆迁补偿款。

2013年3月1日,同事胡大林(化名)打电话给费某,称自己接到了检察院的来电,请他去协助调查。费某一听,慌了神。因为早在2012年7月左右,就有人曾假借胡大林的名义,向省纪委的一个领导写信举报费某等人,后因没有投递到位,这封信被退给了胡大林。胡大林收到后,犹如接到一个烫手山芋。为自证“清白”,他把这封举报信交给了费某。费某看罢,惊出一身冷汗。

这场虚惊后,费某本以为自己躲过一劫,没想到,时隔半年多后,检察院再次找上了胡大林。费某怕了,为防止张元行贿之事暴露,费某想到了退钱。

因此,当张元再次来抱怨自己吃了亏时,费某二话没说,要来张元的银行卡号,把17万元汇了过去,并开始找到其他行贿人进行退赃。

但为时已晚。其实,早在2013年年初,广陵区检察院就已经着手对费某进行调查。当时,该院收到了一份举报材料,大致内容是反映费某在协助政府管理征地拆迁工作过程中,利用职务上的便利,有收受相关被拆迁人巨额贿赂的情况。

经审慎分析,广陵区检察院自侦部门决定双管齐下,一探虚实。其间,侦查人员一方面赶赴汤汪乡拆迁办调取相关拆迁档案及拆迁项目网络等拆迁资料;另一方面,以费某为初查对象,查询其个人情况、家庭情况、社会关系及财产情况。

通过对调取回来的材料进行梳理,侦查人员选择费某可能在汤汪乡的三个拆迁项目中涉嫌受贿,遂以此作为下一步重点排查目标。

随着调查的深入,张元与费某权钱交易的事情随之浮出水面。在办案人员的不懈努力下,费某和张元先后到案,并开了口。

第三回  领导密谋私设金库  会计贪心浑水摸鱼

归案后,费某主动交代,除了张元外,他在汤汪乡负责征地拆迁项目过程中,收受丁云凯(化名)等两人现金共计6万元。

掌握这一情况后,侦查人员立即找到丁云凯进行核实。没想到,这一核实,又有了新的收获。

在接受调查时,丁云凯交代,他是广陵区一家工厂的老板,因为厂房面临拆迁,他才想到花钱请人关照,以多获得拆迁补偿款。

找人、送礼、多拿补偿,这些情况和张元行贿的情节如出一辙。但不同的是,丁云凯最先找到的并不是费某,而是他的熟人——汤汪乡连运村村委会主任马某,后才通过马某找到费某。后在这两人的关照下,丁云凯也获得了高于政策规定的补偿标准。

根据新的线索,侦查人员随即对马某受贿案展开初查,并在侦办此案期间,了解到汤汪乡连运村有个“小金库”。

令人感到蹊跷的是,这个“小金库”竟是一个私人银行卡账户,户主名叫孙某,是汤汪乡连运村联组会计。

这个“小金库”是做什么的?为何会放在孙某名下?账目情况如何?针对这些问题,侦查人员找到孙某等人调查。孙某等人归案后,主动进行了逐一交代。

原来,2011年年底,在负责汤汪乡的相关拆迁项目期间,费某找到马某商议,村里的矛盾比较多,有些解决矛盾的钱不能直接从拆迁补偿款中支取,他们便决定,不定期从拆迁公司领或借一部分资金存在“小金库”内,用于解决矛盾。

可这个“小金库”放在那里呢?经商议,他们决定把这笔钱放在连运村联组会计孙某处。此后,马某等人会安排孙某打领条或借条到拆迁公司拿钱,用于解决拆迁矛盾。支出程序也十分简单——孙某按照马某的要求办事,马某指定领款人及金额,孙某则负责取钱、发钱,领款人只需要在一个“审批单”上签个字即可。

在负责该工作期间,孙某发现,马某每次只问“小金库”中还剩多少钱,并不一笔笔地跟她对账,甚至连“审批单”都不会查。

用作小金库的银行卡和审批单都是自己经手或保管,具体存取只有自己最清楚……想到这里,孙某不禁起了贪念。此后,她浑水摸鱼,开始通过虚构村民身份、冒充村民签名等方式,制作虚假的“审批单”,先后将小金库中的5万余元据为己有。

第四回  专项行动揪出蛀虫  顺藤摸瓜十人落网

汤汪乡连运村征地拆迁领域的职务犯罪情况,引起了广陵区检察院的高度警觉,在此期间,该院决定集中开展征地拆迁领域职务犯罪专项行动。

随后,广陵区检察院根据侦查过程中掌握的相关线索,对时任汤汪乡同心村党总支书记的张某涉嫌受贿的问题展开初查,最终在有限时间内成功突破案件。而在侦办此案过程中,侦查人员了解到,张某的行贿人梁明(化名)还曾向时任汤汪乡同心村村委会主任的欣某送贿赂款数万元,并得到了欣某相应的“照顾”。

欣某受贿案由此案发。此后,广陵区检察院查明,2010年至2013年,欣某利用协助人民政府从事征地拆迁管理等工作期间的职务之便,收受他人贿赂款共计11万余元,并为他人谋取利益。

与此同时,侦查人员开始对当初“坏了”张元和费某“好事儿”的张某某展开调查。当时,张某的职务除了是汤汪乡人大副主席外,还是汤汪乡拆迁指挥部副总指挥。

在侦查期间,侦查人员依法查明,2011年10月至2012年12月间,张某某利用担任汤汪乡拆迁指挥部副总指挥的职务便利,在负责汤汪乡相关拆迁工作过程中,多次收受该乡被拆迁人所送现金10多万元,并为被拆迁人谋取利益。同时,检察机关还查明,在此期间,张某某还违反规定对部分不符合拆迁安置补偿政策的被拆迁户进行拆迁安置补偿。

在开展专项行动期间,广陵区检察院发现,汤汪乡原副乡长郭某(正科级)因收受他人贿赂,数额巨大,涉嫌受贿罪,于2014年11月26日对郭某进行立案侦查,并于同日将她刑事拘留。

就这样,侦查人员顺藤摸瓜,各个击破,集中开展的征地拆迁领域职务犯罪专项行动取得了阶段性“战果”——

截至今年年初,广陵区检察院共立案查处受贿案件5件5人,贪污案件1件1人,行贿案件4件4人。目前,这10人中,费某等8人已被判刑,郭某和张某某已分别进入审查起诉、起诉阶段。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