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征文选登
十年、十天、再十年
发布日期:  2014-06-17  访问量:     

案管室  薛凯

“曾经太过年轻…”,迷迷糊糊中,杨立青好像听见是自己的手机彩铃在响,原本躺在办公室并排放着的三张椅子上睡的正香,心想“扰了午休,下午还得赶材料,这电话响得真不是时候”。
  “谁呀”杨立青的语气不太好。“胖子,忙什么呢?今年咱们毕业十周年,正好今天五一,全班同学都回学校了,早就在qq群里发了通知,你怎么还没到啊?”电话那头,传来了班长熟悉的声音。
  “啊,最近一直忙,没上线啊”,“那你赶紧出发,还来得及赶上晚上聚餐”,“哎呀,不行啊,我还得加班”,“今天五一,你还加班?别是拿架子,嫌我通知晚了吧?”,“哎呀,老班长,我你还不知道吗,真有事,我这三天得准备一个会议的讲话稿、主持词、新闻稿、会议手册…”“得得得,来不来,你自己看着办,就你忙,真不知道你整天忙些什么?”…好说歹说,才向班长解释清楚。
  接下来的三天,杨立青按部就班地加着班,可班长的那句“真不知道你整天忙些什么”总在耳边回响。是呀!一转眼毕业十年了,青春的尾巴早已悄悄溜走,不由得心中一丝惆怅,这十年自己干了什么?干成了什么?干好了什么?是时候,回头看一看了。
  十年前的今天,杨立青走进了机关大院,成为一名纪检干部,期间呆过几个不同处室,可不管在哪里,自己的工作就是不停地写材料,虽说也取得一些“成绩”,每年都有一些“拳头”产品,能在上级发表,但是总觉得还缺点什么,总觉得自己的抱负没有实现,总觉得讲话稿写得再好,领导读完了也就完了,新闻、信息采用得再多,又有多少人会去仔细看呢?有时,杨立青甚至觉得,自己忙活了半天,还不如在老家摆摊卖早点的父母来得充实,他们忙活半天,可以让一大拨早起赶着上班的人们不再空着肚子,可自己忙了十年,留下的只是电脑里那数十万字的文稿,而它们中的绝大部分,将不再会被打开。
  杨立青知道自己的这种思绪是危险的,可他依旧凭着学生时期认真读书的那股惯性,在认真地工作,认真已经成为一种习惯。如果没有5月上旬的这十天,接下来的若干个十年,也许都会和这之前的十年一样,忙碌却又茫然。杨立青此刻还不知道,未来几天,杂陈五味,甚至超越生死。
  忙完了五一假期,会议就在眼前,就在一切准备就绪之时,后院失火了,孩子病了,高烧不退。连续四天,杨立青白天忙会务,晚上忙孩子,加在一起4天睡了8小时,可他凭着那股惯性,还是坚持了下来。然而,祸不单行,就在孩子病情稍缓,会议即将结束时,杨立青的母亲病倒了。
  还是那段彩铃,会场外,杨立青接通了电话。“喂,立青呀”,话筒那头传来岳母的声音。“怎么了?是孩子又发烧了?”,“不是,不过有个消息,你得有思想准备。下午你妈去医院看腿疼,被市里医院回绝了,让赶紧去省城的大医院,可能是骨癌。你赶紧回来一趟吧”……杨立青一下懵了,不知道自己是如何挂了电话,赶紧交接完手上的工作,就直往家奔。
  刚进门,看见母亲哭红的眼睛,泪水再也止不住了,“妈,儿子没用,整天在单位瞎忙,忙起来就顾不上家里,全让您带孩子太辛苦,才累倒了。您放心,就算把房子卖了,也一定给您治好病!”“孩子,没事,妈有思想准备,真要是不好的病,你替我照顾好你爸就行。你也别自责,也不是没用的孩子。你不知道,妈跟别人提起你是干纪检的,专门抓贪官,别提多自豪了。你可得好好干,不能给单位和咱家丢脸。”
也许上天只是要给杨立青那危险的思绪提个醒,母亲的病最终被确认为误诊,并没有那么严重,就在这死生之间、大悲大喜之间,让杨立青不再只是牢骚、茫然。这十天让他看清,过去的十年,无论是工作还是生活,哪怕再怎么平淡枯燥、再怎么辛苦清贫,也依然弥足珍贵,在接下来的数个十年中,自己必须保持那股子惯性,凡事都讲究认真二字,积极作为走前列,奋发进取强能力,敢于担当树形象,在看似平凡的岗位上发光发热,在看似平淡的生活中品味人生,做一个对事业、对家庭都有贡献的人。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