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运河城市动态
扬州无愧为运河“长子”
发布日期:  2013-05-22  访问量:     

昨天,“扬州讲坛”迎来了本土文化名人——中国雕版印刷博物馆、扬州博物馆馆长,申遗办资深专家顾风。对大运河了如指掌的顾风,以《大运河的前世今生》为题,用两个小时的精彩演讲,为听众们铺开大运河历史的千年华章。

“扬州是长子”,运河见证扬州兴衰

“全国政协副主席孙家正曾说过:‘运河之于城市,不是生母便是乳娘。’对于扬州来说,运河无疑是亲娘。”演讲一开始,顾风便直截了当地阐述自己的观点。他说,无论哪个朝代,运河在扬州都是漕运的枢纽。“没有运河,就没有扬州汉代的兴盛、唐代的鼎盛以及清代的繁盛。”

同时,顾风也指出,扬州在中国历史上具有极其重要的地位,屡毁屡兴的精神也为流淌千年的大运河添彩,“运河是扬州的亲娘,扬州不愧为大运河的嫡亲长子。”

“大运河的长度远超世界十几条运河的总和,其历史长约2500年,几乎占了中华文明史的一半。”顾风介绍,隋代之前中国水利工程已取得一系列成就:“鸿沟、都江堰、郑国渠等,都是享誉世界的水利工程。”在这些成就中,扬州的邗沟又别具一格。“邗沟是最早被载入史籍,并有准确历史纪年的运河。”

几代流传,运河依旧焕发勃勃生机

出于政治、军事、经济的需要,隋朝从隋文帝开始就有了开凿运河的动作,而运河的真正开凿始于隋炀帝。顾风介绍,隋炀帝用了6年时间,分四段开凿贯通南北的大运河。通济渠、邗沟、永济渠以及江南河四段工程,将黄河、淮河、长江、海河、钱塘江连接。“大运河是中国乃至世界最伟大的工程之一。”

开凿成功后,大运河的工程效果是显著的。顾风以通济渠为例,选取古书中的一段记载:“渠广四十步,渠旁皆筑御道,树以柳,复自长安至江都置离宫四十余所。”他说,扬州的柳树姿态万千,承载的就是数千年的运河历史。

顾风介绍,在元代,运河的漕运目的地由长安、洛阳迁至北京,再加上人为、自然对运河的破坏,以及前代工程的缺陷,运河经历很大变化。明、清两代,运河依旧在不断修复、改造,经过若干朝代的改善,大运河得以流传到今天。“时至今天,大运河仍承载了两三条铁路的运力。已经申遗成功的其他世界运河都已经成为静止的河流,只有我们的大运河仍然焕发生机。”

运河独具价值,扬州牵头运河申遗

顾风介绍,流淌千年的大运河,除了肩负着漕运重任,更具有四重价值。“大运河在历史、科学、艺术、情感方面的价值无可替代。”

“巩固封建统治,维护统一;密切政治中心和经济中心的联系;加强南北经济文化交流;催生滋养了沿河的大批城镇。这些就是大运河的历史价值。”顾风介绍,水工系统、社会功能等处处体现着科学价值。寺庙、驿站、会馆等物质文化遗迹,戏剧、诗歌、工艺美术等非物质文化遗产都是运河艺术价值的体现。“运河两岸人民对运河的深厚情感流淌在血液里,这就是运河的情感价值。”

运河保护和申遗工作涉及8省份、35个城市。2007年9月,扬州挑起运河申遗的牵头工作,设立大运河联合申遗办公室并组成了大运河申遗城市联盟。“大运河申遗,扬州理应挺身而出,主动承担牵头工作。事实上,大运河保护与申遗是中国运河城市义不容辞的历史责任和集体梦想,也是全中国人民共同的愿望。”顾风说。

相关新闻